告訴我,舞弊怎麼查

發表時間:2020-11-27 點閱:53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Volodymyr Hryshchenko on Unsplash

 

公司會開始查弊,不是老闆聽到風聲耳語,就是收到明確的舉報資料。查弊有一個不輸「我和你媽掉到水裡,你要救誰?」的亙古難題:哪個部門應該要負責查弊?

 

查弊這件事情,吃力不討好。查出來的結果可能得罪一票人,中午吃飯找不到人;查不出來會得罪老闆,烏紗帽不保。於是不同單位對於這個難題,居然難得有一致的共識─只要不是我,哪個部門都可以。

 

參與過的某個海外子公司總經理弊案,集團執行長指派幕僚團隊飛到現場實際查核,結果該總經理恐嚇幕僚團隊既然是拿旅遊簽證,就不能在當地執行屬於工作行為的舞弊查核,如果執意要查,他會馬上向移民管理單位舉報。幾個幕僚因為不諳當地法律,總經理又曾是老闆眼前紅人,是否續查又沒有得到更明確的指示,只好鎩羽而歸。

 

另一個經手的採購弊案中,發現涉案的採購人員多年前早已被舉報,涉嫌與供應商勾結,持續與其採購品質低劣的產品。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多年後同樣的事件還是發生了?調出多年前舉報的處理報告來看,原來當時收到舉報的主管交給採購主管處理,而採購主管又轉交給這個採購人員自己查自己,最後當然就輕輕帶過。

 

還有一次與曾為公安的同事合作,訪談一個頗為狡猾的採購舞弊犯。一開始,詢問他認不認識某廠商負責人時,他矢口否認,等我們詢問大量採購流程的問題以後,這位同事觀察到他似乎以為自己防守得很完美,稍微放鬆戒心了,於是走到他身邊,請他搜尋自己手機Wechat中,有沒有該廠商的姓名。該舞弊犯沒有多想就照著做,結果Wechat聯絡人中居然出現這位廠商負責人!原本對各疑問防禦狀況頗志得意滿的一個人,後來就和洩了氣的氣球一樣,不再抵抗,訪談的氣場與優劣勢就此翻轉。

 

查弊沒有那麼容易

 

不管是傳聞或是明確的舉報,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線索可以參考。因此,順著舉報的方向,找出更多資料與證據檢驗內容的真假,再透過訪談相關人士來修正我們的假設,照理應該很容易就能水落石出吧?

 

看起來很容易,但實際上真的很難。為什麼呢?

 

1.資料留存不足

查弊人員好不容易分析完複雜的案情,做了各種假設與沙盤推演,發現只要有某個文件或是系統的紀錄就可以佐證某個假設,立案與勝訴的機率瞬間提高時,往往就會找不到那個關鍵文件,或是系統根本沒保留這種紀錄。「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的莫非定律,在舞弊調查案中總是一再被驗證。

 

以經手某實驗室的舞弊案為例,舉報內容為實驗室主管濫用公司昂貴的精密檢測儀器,私自接下外部客戶的檢測訂單,進行各項收費的檢測服務,還因此延誤公司內其他單位的檢測案件時程。起初擬訂案件調查方向時,我們非常有信心,認為只要在這些精密檢測儀器上找到做了哪個單位的檢測、檢測時間、檢測種類,有了完整紀錄之後再排除公司內部的檢測訂單,就可以掌握當中有多少是私接的訂單,破案可說是近在咫尺。沒想到,這些儀器根本就沒有留存這麼詳細的資料,至於實驗室人工繕寫的工作日誌,當然也不會笨到記錄私接的訂單。因此案件又陷入膠著狀態……

 

2.缺乏專業知識

 

許多舞弊案件都會涉及特定領域的專業知識,而這些專業通常不是調查人員擁有的。比如說,採購弊案中,競爭廠商舉報某供應商提供的產品,售價遠高於市價。你找來採購和廠商問訊時,他們絕對拋出一堆似是而非的理由,最常見的就是「這個產品是訂製品,當中添加了特殊成分,所以效果特別好,不能和一般市售規格相比」,再搭配一些專有的行業術語轟炸,以及一句類似「如果要換成一般市售品可以呀,產品品質有問題你負責喔」的狠話,通常沒有經驗的調查人員就只能摸摸鼻子了。

 

這時,領域專家就必須出場,協助我們分辨受訪人員是否又在鬼扯。採購領域專家可以協助判定所謂的訂製品是否真的和市售品有明顯的差別,還是根本一模一樣,只是在採購內鬼的協助下變成不同料號。

 

挑選領域專家時,有一些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一是盡量選擇與該案件無關的人員,像是不同廠區或同集團不同法人的專家,甚至是需付費的民間公正第三方專業人士;二是務必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畢竟龐大利益當前,「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小心為上。

 

♦本文摘錄自《財星500大企業稽核師的舞弊現形課:行賄、挪用、掏空、假帳, 直搗企業治理漏洞, 掃除財務地雷》

 

►►延伸閱讀

在舞弊面前,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企業文化對防弊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