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島嶼紀實:台灣防衛戰1950-1955

點閱:105

其他題名:最後島嶼紀實 : 舟山島.海南島.南日與東山島.一江山.大陳島揭密被遺忘的國共最後決戰

作者:丁雯靜, 唐一寧撰文

出版年:2012[民101]

出版社:時周文化

出版地:臺北市

集叢名:Knowning:17

格式:PDF

ISBN:978-986-6217-40-1 ; 986-6217-40-X


退守舟山─國共內戰從內陸打到海上
歷經遼瀋、徐蚌、平津三大會戰之後,國軍損失超過百萬,並且節節敗退。一九四九年,原本戍守大陸各地的六十萬國軍終於退無可退,於是浙江外海的舟山群島,成為接納六十萬國軍的海上第一站。

當時,整個舟山群島共有十二萬五千名國軍駐防,擁有幾乎和台灣一樣多的駐軍,可以看出蔣介石重視舟山群島的程度。一九四九年年底,共軍進犯登步島,島上三千多名國軍被一萬多名共軍逼到雞冠礁,在冬季風雨交加的惡劣天候下苦戰。四十八小時後,國軍從台灣派出一百多架次戰鬥機,密集轟炸,切斷了共軍的補給線,戰局終於逆轉,共軍潰敗。

國軍堅守舟山一年,最後在蘇聯介入暗助共軍的情況下,不得不忍痛撤退。期間抓伕情事層出不窮,平民百姓的命運在烽火連天的大時代裡,顯得微不足道。許多年輕人,甚至小孩子,就這樣被迫離鄉背井,來到舉目無親陌生的台灣……

迷霧海南─共軍裡應外合以小搏大
自東北延燒到海南島上的國共衝突,除了軍力的競賽,國民黨必須面對的是內部的不合,以及共產黨日漸增強、裡應外合的力量。

當時南天王陳濟棠長期和中央分庭抗禮,在薛岳接下廣東省主席、海南防衛總司令後,陳濟棠的地位,受到動搖。一九五○年初,薛岳開始布局戰略防線,林彪的四野部隊和隱匿山區的土共,掌握到國軍分散佈防的弱點。於是,東北虎和海南土共聯手,以船海戰術攻破了薛岳的「伯陵防線」,數萬名共軍搶攻上岸,湧進了海南島。

十萬名國軍邊打邊撤的同時,又發生了一起世紀謎團─「永清輪」事件。原本應該四小時到達海南島載運部隊的永清輪,竟然延遲十小時才到,造成部隊人員嚴重折損。軍事指揮官李鐵軍差點槍決辦人,以示謝罪。但在撤退台灣行經香港外海時,李鐵軍卻以盲腸炎為由,要求下船到香港治病。李鐵軍為何轉向香港,又為何在可能面對軍法處置之餘,仍然選擇來到台灣?

跟著薛岳撤退來到台灣的兩廣部隊,上岸時竟然被迫繳械,一度和駐守的國軍發生緊張對峙。難道當時部隊中也有所謂的「省籍情結」?

南日快打、東山遺恨─反共救國軍身先士卒
為了牽制共軍在朝鮮戰場的部署,美國中情局(CIA)以「西方企業公司」為白手套,和蔣介石合作發動沿海突襲。各地「海裡來、浪裡去」剽悍的鄉勇游擊隊,就被國防部保密局收編成了「反共救國軍」。據說,當年反共救國軍由兩種分子組成,一是胡宗南整編的海盜分子,二是「三軍飯店」出去的人,所謂「三軍飯店」就是牢房,因此沒一個是好惹的。反共救國軍的武力從哪兒來?通通都來自美國的「西方公司」。

一九五二年十月,美國決定在朝鮮半島發動一場決定勝負的生死戰─上甘嶺戰役。為了分散共軍在韓戰的戰鬥力,西方公司決定和蔣介石在距離金門東北方一百四十公里的南日島,發動一場大型騷擾戰。反共救國軍和國軍聯合作戰,拂曉搶灘突擊,快打成功。隔年,在福建和廣東交界處的東山島,又發動了一個代號叫「粉碎計劃」的東山島戰役。這次計劃的最大特色,就是投入了傘兵部隊,共同執行新的作戰實驗。但誰都沒有想到,西方公司錯估潮汐時間,使得國軍無法搶灘登陸。胡璉與蔣介石商討將作戰計劃往後延,等在東山外海的大量軍艦卻讓計畫曝光,埋下了東山島戰役失敗的第一步。

傘兵降落東山島時,當時只有一千多名共軍駐守。面對上萬名登陸的國軍,共軍只能展開心理戰。「親愛的父老兄弟們,中國人不能打中國人。你們的父母、兄弟、姐妹、子女都在這兒,盼望你們回來吧…」這樣的聲聲呼喚,讓戰場上的國軍聽得心寒,聽得眼淚奪眶而出。這場以實驗傘兵部隊作戰能力的東山島戰役,就在中國人不忍打中國人,加上作戰有所疏失的情況下,即使傘兵成功插旗,最後卻以失敗收場。而在這兩場戰鬥中上天下海、出生入死的游擊部隊「反共救國軍」,在退出歷史的舞台後,早已被無情遺忘。

血染一江山─赤膽忠魂王生明
和大陳島相距八海浬的一江山島,打從一九五四年浙江路橋機場建設完成後,就成為解放軍攻擊的目標。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萬餘共軍攻打一江山,在六十一小時又十分鐘轟炸下,面積不到八個中正紀念堂大的一江山,總共被擲彈八百五十一枚,打了八萬一千三百零九枚砲彈,全島籠罩在一片火海中。得不到支援的千餘守軍只能孤立奮戰到不剩一兵一卒,一江山司令王生明把最後一顆手榴彈留給了自己壯烈犧牲。戰況之慘烈,可比美日間的硫磺島戰役,連美軍顧問也落淚:「韓戰都沒有那麼慘烈,海水都是紅的…」

這場戰役開打不到一個月之前,王生明在台灣接受蔣介石表揚「贈勳」。千古艱難唯一死,已受到暗示的他,只淡淡留給妻小隻字片語的家書。訣別,在基隆碼頭,王生明的獨子王應文回憶起下著大雨的那一天,多麼後悔躲開了父親的親吻和擁抱,父親在雨中不斷揮手目送公車上的他離去的身影,像一根刺在他的心頭的針,盤桓不去半世紀。

然而,傷心的何止王應文,每一位一江山遺族都有說不完的故事,道不盡的辛酸…

大陳殘夢─國府最後大撤退
一九四九年大陸全面失守,最後戍守四川的將領胡宗南到了台灣。一九五一年九月,胡宗南再次銜命離開家人,前往距離台灣四百二十五公里之遙的大陳列島。就這樣,曾經統率四十萬大軍的「西北王」胡宗南,變成領導海上游擊隊的大陳防衛司令,直到一九五三年七月為止。

為了避免中共注意,來到大陳的胡宗南是以「秦東昌」這個化名活動,但在台灣情報員被俘後曝露了身分,導致共軍猛烈進攻拿下了積榖山。一江山和積穀山淪陷後,大陳居民日夜飽受共軍轟炸折磨,有時一天竟有二十餘次之多。當年文人國防部長俞大維曾經數度前往島上視察,膽識過人的俞大維看出大陳長期固守下去只有死路一條,毅然建議蔣介石撤守。以大陳換取金馬的安全,成了鞏固台灣這個唯一的反攻基地,不得不然的抉擇。

一九五五年二月七日,蔣介石發表《大陳撤退播告海內外軍民同胞書》,次日開始,一個以「金剛計劃」(Operation Kingkong)做為撤運大陳代稱的計畫,正式啟動。這是一場海陸空三軍聯合掩護的撤運行動,世居大陳的「義胞」,有人背著棉被、帶著行囊,有人背著祖先牌位和神像,在中美聯軍的指揮下,扶老攜幼地上了船艦,離開了國府「最後的島嶼」,也迎向了歷史新的一頁。

本書特色:

50年代,退守浙江沿海的國軍,輾轉遷徙在島嶼之間,他們獻上了生命,拚搏、奮戰,放棄了所有,僅為了保衛那遙遠而未曾見過的島嶼─台灣。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在2011年推出《最後島嶼》系列紀錄片,這是百年遷徙系列之一,希望拋磚引玉,讓1950-1955年冷戰時期國共之間的島嶼戰爭,有更多的歷史切面,讓近代台灣兩岸遷徙史,出現更完整的面貌。

《最後島嶼》記錄「舟山群島」、「海南島」、「南日與東山島」、「一江山」和「大陳列島」在戰火下的血淚故事。這五個島嶼連成保護網,分隔台灣與大陸,讓戰火只在這些島嶼上蔓延,保衛台灣的安全,編織了長長一段卻幾乎被遺忘的歷史。

在紀錄片播出甚至已經販售DVD之餘,再次以文字敘述這一段歷史,只為了讓我們牢牢記住這些人與這個時代的滄桑!也彌補了電視播出當時,在諸多因素考量下,紀錄片無法詳述細節與受訪者心情的缺憾。

將近百位人物採訪:研究者、將軍之後、大時代見證人、參戰軍官、大時代下的無奈百姓、作戰國軍、解放軍老兵、國共戰俘、竹籬笆外的大陳義胞…

  • 推薦序—文‧ 陳履安(前監察院長)我們需要這樣的年輕人!(p.2)
  • 推薦序—文‧郝柏村( 前行政院長、國防部長)飲水思源,感念前賢(p.4)
  • 序—文‧丁雯靜(《 最後島嶼》紀錄片總製作人)溫柔的敬禮(p.6)
  • 序—文‧唐一寧(《 最後島嶼》 紀錄片執行製作人)牢牢記住老友的滄桑(p.10)
  • 第壹章 01 退守舟山 國共內戰從內陸打到海上(p.14)
  • 第貳章 02 迷霧海南 共軍裡應外合以小搏大(p.56)
  • 第參章 03 南日快打、東山遺恨 反共救國軍身先士卒(p.118)
  • 第肆章 04 血染一江山 赤膽忠魂王生明(p.184)
  • 第伍章 05 大陳殘夢 國府最後大撤退(p.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