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險福爾摩沙:回憶在滿大人、海賊與「獵頭番」間的激盪歲月

  • 點閱:76
  • 作者:
  • 出版年:2010[民99]
  • 出版社:前衛
  • 出版地:臺北市
  • 集叢名:臺灣經典寶庫
  • ISBN:978-957-801-643-9 ; 957-801-643-3

新竹高中

可借 1

簡介

必麒麟(W. A. Pickering),英格蘭傳奇冒險家,當時最著名的「台灣通」,用這部回憶錄將我們帶回野蠻、危險又生氣勃勃的十九世紀福爾摩沙。透過他的親身見聞,我們看到平素貪財獨斷的滿大人,某日卻因上級突然要造訪而倉皇失措,火速重振已廢弛數十年的軍備的荒唐場景。我們也聽到自視是天下惟一人種的漢人,對著「蠻子」大談殺嬰之必要性,並強調發明蒸氣機根本算不上智慧。當然,冒險性格濃烈的漢人農夫漁夫,在烈日之下對路過客大擺擋路劫財的陣勢,或對遇難船舶使出拆船越貨的絕活時,其模樣自然也被生動地保存下來。

書中還迴盪著被逼到生存邊緣的平埔族老婦的顫音:「白種人才是我們的親戚,他們不屬於邪惡、留長辮的漢人,我是何等的幸運,竟在兩眼昏花、面臨死亡之際,又看見『紅毛親戚』。」但剽悍純真的原住民,永遠是必麒麟最神往的朋友,他記下夜闖魯凱族萬斗籠社的每一刻,那月光下進行的奇異又羅曼蒂克的歌唱會,那被「野蠻人」稱讚為「白種親戚不愧是真正的男人,用男子漢的氣概唱歌,不像漢人學女人的聲音,尖聲歌唱」的一幕,如何能遺忘?至於「遊歷者號」事件中,恆春大頭目與美國領事談判之際,李善德將軍佯裝憤怒地掏出玻璃眼珠的趣味戲碼,也被他洋洋得意地提及。

透過一件又一件的歷險與奇遇,必麒麟不僅訴說了自身超乎想像的激盪生涯,也為後世讀者留下一個滿大人、海盜與獵頭番活躍共存的老台灣倩影。

章節

  • 原序(p.5)
  • 【譯述者序】充滿驚異的台灣之旅(p.11)

作者簡介

必麒麟(William A. Pickering, 1840-1907, 或譯畢麒麟)

英格蘭人,19世紀最著名的中國通之一,早年曾經當過水手、海關官員、洋行商人,一生在中國、台灣及東南亞等地與漢人相處超過三十年,能講四種漢語方言以及北京官話,並通曉四書五經。他接觸過的中國人,上至最高級的官員,下至苦力、海盜及叛徒。必麒麟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當代西方人士之中鮮有能匹敵者。

必麒麟居留台灣期間(1863-1870),除了與島上各級官吏往來熟絡外,也廣泛接觸各階層的漢人及平埔族,更不時深入南部山區,探究當時漢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原住民,他甚至曾與恆春地區原住民總頭目結拜,共同締下著名的「南岬之盟」。除了探險家的身分外,必麒麟也是西方勢力開發台灣的急先鋒,當年他憑藉著一紙「天津條約」,無懼道台鋪天蓋地的權勢,強行買賣樟腦,最後引發喧騰一時的「樟腦戰爭」來收場。

1870年,必麒麟因病返國休養,在倫敦巧遇當時的海峽殖民地(昔日英國在東南亞地區的殖民地)總督Sir Harry Ord,獲邀前往海峽殖民地任職。必麒麟靠著流暢的語言能力及過人的膽識,一路從當地的華語翻譯官晉升到首任華人護民官,不僅斡旋調停當地華人幫派的鬥爭與火拚,也負責掃蕩非法的苦力買賣及兒童賣淫。不幸地,必麒麟的作為遭到幫派份子的反擊,他在1887年遭襲擊而重傷,因始終無法康復,最後不得不於1890年退休返國。

退休後,必麒麟念茲在茲的,還是那個年輕時代初展身手的美麗島嶼,他在1898年完成了本書,以精彩活潑的文字,述說他年輕時代在台灣的種種冒險活動,也融入了他畢生觀察漢人社會的所感所得。目前,新加坡設有一條必麒麟街,用以紀念他的功績;而這本精彩的台灣回憶錄,也在他念念不忘的島嶼上出現至少三種漢譯本。

陳逸君

英國倫敦大學人類學博士,現任職於國立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系。主要研究領域為社會人類學、族群認同、宗教與祭儀、應用人類學,專研之族群包括噶瑪蘭族、布農族與詔安客家族群,田野行旅則遍及花蓮、屏東、南投、彰化、新竹和雲林等地。現居新竹斬龍分水嶺下的小聚落,學習晴耕雨讀的山居生活。

FB留言

同書類書籍